天天中文網 > 圣武星辰 > 1221、大日仙體_圣武星辰_天天中文網

1221、大日仙體_圣武星辰_天天中文網

    五大災風,各有個的恐怖。
  
      其中黑天災風,足以讓金仙骨肉銷融,元神破碎,長時間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最后只有身死道消的下場。
  
      尤其是仙崩時代之后,諸多修煉法門神通都斷絕,各種災難頻發,諸多仙道修士,都死于如黑天災風這樣的自然災難之中,導致各方一提起這些名詞,都會膽戰心驚。
  
      但李牧知道,這災風,也是寶貝。
  
      五大災風,六大滅水,七雷八電……
  
      這些仙道法則自然孕育而生的自然力量,破壞力無窮,殺傷性驚人,人人聞之變色,但實際上,換一個思路,卻都是難得的能量源泉。
  
      如,其實是修煉仙體的最佳助力。
  
      恰好在滄海派的修煉秘籍中,有一種頂級的仙體錘煉法門,乃是觀滄海、大日、銀月三大修煉方向中,大日一脈的火屬性仙體,名曰,正是需要五大災風之力的協助。
  
      正是修煉的外部條件之一。
  
      乃是火屬性仙體。
  
      所謂風助火力,仙道法則,亦是如此。
  
      在連番大戰之后,李牧急切地需要提升實力。
  
      他需要足夠的實力自保。
  
      這一點,在西境前線,大殺四方的時候,李牧就已經想的非常清楚了。
  
      他心里很清楚,皇帝并非是一個可靠的依仗對象。
  
      不,甚至就連合作對象都算不上。
  
      這個人,心性涼薄,刻薄寡恩。
  
      否則,他不會在大勝之時,卻急召自己回到國都,也不會在自己自請入神嚎崖的時候,猶豫而不阻攔……對于這位皇帝來說,只要是涉及到了核心利益,絕對有任何的仁慈,不管是以前多么寵信的臣子,都會隨便犧牲掉。
  
      一旦東玄仙門,兩大州府的仙庭,以及其他諸多勢力,眼見皇極崖坐大而追究打壓起來,若是皇極崖承受不住壓力,那李牧很有可能成為替罪羊。
  
      所以,他要隱下來。
  
      李牧的退路,就是自罰進入神嚎崖。
  
      一方面是想要堵住一些人的嘴。
  
      另一方面,這里有他需要的修煉環境。
  
      在初來皇極崖的時候,李牧查過神嚎崖的資料,知道這里有。
  
      正好借助這個機會,錘煉,提升實力。
  
      凝神靜氣。
  
      神思入定。
  
      李牧在腦海之中搜索,將之中的部分調出來,開始認認真真地揣摩,研究,領悟。
  
      半日之后。
  
      李牧就就進入到了修煉狀態之中。
  
      神嚎崖中,只有,仙道元氣微弱,想要修煉,必須時時刻刻都依靠仙晶。
  
      但仙崩時代之后,仙晶是奢侈品。
  
      普通仙道修士兜里能夠揣一點兒仙晶渣,都可以算是富豪,如皇極崖這種大勢力的仙道修士,金仙級的存在,一年的俸祿,也就只有一千斤仙晶。
  
      而金仙級的修士,如果敞開了修煉,一千斤仙晶,也就只夠一月左右的用度。
  
      這也是導致神嚎崖成為了人人聞名變色的角色的原因。
  
      但李牧就不同了。
  
      他心在是‘富豪’。
  
      身上有三四萬斤仙晶。
  
      除了自己的俸祿,皇帝的賞賜,以及斬殺了魏如龍魏如虎這兩兄弟劫得的三千多仙晶及各種資源外,在西境征戰這段日子,李牧斬殺了諸多東玄仙門的強者,以及暗中在各地的劫掠,所獲豐厚巨大。
  
      這也算是發了戰爭財了。
  
      所以,李牧哪怕是在神嚎崖修潛心煉個三四年,都不成問題。
  
      ……
  
      ……
  
      外界。
  
      皇極崖與東玄仙門的戰事,引起了兩大州府各大勢力的關注和震動。
  
      月川府境內,三大頂級勢力之一的煉妖閣和東煌神朝,不同程度地表達了對皇極崖的支持。
  
      而玄感宗則一直處于沉默中。
  
      而曹川府境內,也有更高一級的仙道勢力,如甘霖山,表達了對于東玄仙門的支持。
  
      而兩大州府的仙庭分部,只是象征性地調解了一下。
  
      理所當然地調解失敗。
  
      最終戰爭繼續。
  
      皇極崖新皇,在權衡了朝內各方的利益的之后,精心選派了數位大將、強者,作為西征軍的新帥,其中就有老一輩的軍中巨擘柯軼倫。
  
      同時,還在國內大額征兵。
  
      再度調兵十萬,開赴東玄仙門境內。
  
      毫無疑問,在眼見到了之前戰爭的順利之后,新皇改變了自己昔日準備隱忍發育一段時間的計劃,直接信心十足地擴大了戰爭規模。
  
      他在等待這一場史詩級的大勝消息。
  
      十日之后。
  
      前線傳來戰報。
  
      噩耗。
  
      西征軍戰敗,后退萬里,損失軍力十萬以上,其中,金仙級強者戰死兩人。
  
      戰火被重新推回到了兩大仙道勢力的地域交界之處。
  
      收到消息,皇都震動。
  
      “為什么會這樣?”
  
      皇帝的咆哮聲,在整個皇級殿中回蕩著。
  
      群臣無言以對。
  
      “你們不是說,東玄仙門外強中干,孱弱無比,我皇極崖大軍強勢無雙,所以之前才能大勝,一切都不是木牧的功勞,就算是栓幾條狗當主帥,都可以將東玄仙門碾壓嗎?現在呢?三十萬大軍,五位金仙,柯軼倫號稱僅次于周可夫的軍中老帥,卻一觸即潰……”
  
      皇帝氣的腦門疼。
  
      “陛下,前線傳來消息,東玄仙門得到了甘霖山的支持……”肖嘯連忙解釋。
  
      “閉嘴。”
  
      皇帝怒喝。
  
      他如今,越看肖嘯就越是厭棄。
  
      自從他登基之后,這個肖嘯的無能和短淺,就展現的淋漓盡致,如今,更是隱隱和昔日朝中的老一派人物聯合,抵制自己……簡直是該死。
  
      肖嘯沉默無言地退到一邊。
  
      此時,對于皇帝的呵斥,他已經漸漸開始免疫了。
  
      “陛下,既然甘霖山公然介入到戰爭之中,那我們也不用有太多的顧忌了。”好聽的女聲響起。
  
      身著官服的夏靜,搖曳出列。
  
      “陛下,不可,此事當三思而行啊。”一位老臣知道夏靜話中的意思是什么,連忙反對道。
  
      皇極崖的背后,也有東煌神朝和煉妖閣的支持。
  
      夏靜的意思很簡單,既然東玄仙門找‘爸爸’了,那我們的‘爸爸’也可以入場了啊。
  
      可是,如果甘霖山、東煌神朝、煉妖閣這樣的龐然大物也入場,那戰爭的性質就會變化。
  
      到最后,戰爭必然會脫離控制。
  
      皇極崖的命運會如何?
  
      誰能知道呢。
  
      弱小的勢力,最大的災難,就是卷入到大勢力的爭端之中,就如小船卷入了大海的漩渦之中,到時候,命不由己,粉身碎骨的下場,都是輕的。
  
      皇帝看了這位老臣一眼。
  
      這是一位忠心耿耿的老大人,之前并無劣跡,自己登基以來,也是全力以赴嘔心瀝血地輔佐。
  
      這樣的老臣,說的話,不能不考慮。
  
      皇帝的心中,有些猶豫。
  
      夏靜淡淡地道:“陛下,竟然甘霖山插手,那意味著,事態只有可能擴大,絕無縮小的趨勢,時局已經是如此,若是我們反映再遲疑,只怕是會再度落于人后,先機盡失。進一步,或許還有一線生機,退一步,最終粉身碎骨。”
  
      皇帝的心中,更是猶豫了。
  
      兩邊都有道理。
  
      聽誰的呢?
  
      夏靜又道:“如果木統領還在的話,必定會同意臣的意見……此時若不激流勇進,那等到兵敗如山倒時,就再無機會了。”
  
      皇帝的心中,猛地一震。
  
      是啊。
  
      如果木牧還在的話,這個時候,定能拿個主意吧。
  
      有些人,他在你的身邊的時候,你也許察覺不出來他有多重要,但當他一旦消失,你才會發現,自己是多么多么想念他。
  
      可惜神嚎崖之下,空間寬廣,黑天災風無所不在,若無明確的坐標的話,除非是木牧出動出來,否則,外人很難找到他的所在。
  
      頭疼啊。
  
      不過,剛才夏靜的話,很有道理。
  
      如果木牧在的話,絕對會選擇強勢出擊吧。
  
      皇帝心中正想著,突然大殿之外,傳報之聲再來,一位宦官快步而來,手中高舉著一封來自于前線的軍報。
  
      “陛下,柯軼倫大人,派人送來東玄仙門的和談書。”
  
      宦官大聲地道。
  
      和談?
  
      大殿內的群臣,瞬間都是精神一震。
  
      好消息啊。
  
      東玄仙門愿意和談,那豈不是意味著,戰爭要結束了?
  
      “哈哈,柯老將軍真乃是神人也,竟然迫使東玄仙門接受和談,奇功一件也。”
  
      “是啊是啊,這是最好的結果了吧。”
  
      “柯軼倫老將值得信奈啊。”
  
      一片贊揚夸贊之聲。
  
      夏靜看著這些人,如同看著一豬圈的蠢豬一樣。
  
      攻入東玄仙門占據三城的木牧有罪。
  
      丟盔棄甲損失十萬大軍,倉皇逃出曹川府境的柯軼倫等人,卻還成為了攻城?
  
      啪。
  
      皇帝看完和談書,直接扔在地上,將金龍大案直接一掌拍碎了。
  
      “朕意已決,與東玄仙門,死戰不休。”
  
      憤怒的咆哮聲,在皇級殿中回蕩。
  
      群臣恭維柯軼倫等人的聲音,戛然而止。
  
      發生了什么事情?
  
      ……
  
      ……
  
      “大日仙體,果然不俗。”
  
      李牧盤膝而坐在神嚎崖之下的虛空中。
  
      黑天災風呼嘯,不斷地侵襲他的肉身。
  
      體內的大日仙元,不斷地運轉。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