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混子的挽歌 > 第一一九四 你是誰啊?_混子的挽歌_天天中文網

第一一九四 你是誰啊?_混子的挽歌_天天中文網


      上午十點,一臺路虎越野車飛速的穿過繁華街區,最終緩緩停滯在了一處立交橋上。  “看見了嗎,前方那處建筑工地,就是麒麟跟對方越好見面的地點。”任哥伸手向數百米外的建筑工地指了指,再次點燃了一支煙,自打我上車開始,他都連續抽了四五支煙了,看得出來,對于讓我去冒充麒麟的事,他心里也挺沒底的。  “嗯!”我向建筑工地那邊看了看,點頭。  “當初麒麟被抓獲的時候,現場除了一臺凱迪拉克的轎車,還有一把手槍,六萬多現金,以及一小包沒有開封的d品,麒麟死后,我們通過尸檢發現他的血液中有毒品殘留,說明這人也是個癮君子,所以他隨身攜帶的d品究竟是展示的樣品還是自己吸食的,我們也不清楚。”  “你等會,我感覺他隨身攜帶d品這件事,好像不是重點吧。”我感覺麒麟既然是個毒販子,那么身上帶著這種東西自然無可厚非,扭頭看著任哥:“你剛剛說,麒麟是個癮君子?”  “根據法醫對他血樣進行的檢測,是的。”  “我艸!”我頓時一臉的無奈:“那你想沒想過,如果我跟那群人接觸之后,他們讓我抽東西,怎么辦?”  “我覺得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任哥思考了一下,輕微擺手:“因為根據之前那幾個被捕的嫌疑人交代,麒麟的身份是明顯要高于接頭這伙人的,所以只要你的身份不暴露,他們應該沒辦法強迫你做什么事情。”  “你可拉jb倒吧。”我幾乎順口吐出了一句臟話:“哥哥,他們是d販子,不是大公司的職員,所謂的上下級關系,也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嚴明。”我想了一下,如果我遇見的是觀音那種性格的人,他只要感覺我不對勁,肯定就把我做了,哪還會跟我扯什么其他的王八犢子。  “你所說的關系,是普通d販子之間的相處方式,可是根據我們的調查,麒麟的身后,似乎有境外販d團伙的影子的,所以他來到安壤的目的,更像是一個使者,而那些跟他接觸的人,為了搭上這條大船,肯定會把你像祖宗一樣的供起來,所以你拒絕的事,他們應該不會強迫你。”  “算了,都走到這一步了,你還跟我解釋這些干啥。”聽完任哥的話,我越來越覺得這件事有點不靠譜,可是既然答應的事,我肯定不能臨陣退縮:“行了,我可不跟你在這嘮了,越跟你聊天,我感覺自己越緊張,要是沒啥事,我就過去了。”  “務必注意安全。”任哥在車的扶手箱里拿出了一個手機遞給了我:“這個手機,就是麒麟生前用的那一部,號碼也沒換,但是你記住,不到萬不得已,千萬別開機,否則麒麟的上線如果打電話進來,你肯定會暴露。”  “如果他們打不通這個電話,再跟與我接頭的那些人一聯絡,我豈不是更危險了嗎?”  “如果你是麒麟的上線,發現你的手下失聯了,你會冒著暴露的危險,去跟麒麟要見的人聯系嗎?”任哥停頓了一下:“我估計到了現在,麒麟的上線早都察覺出不對勁了,所以跟你聯絡的幾率不大,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你平時還是得把電話關機。”  “嗯,明白了。”聽完任哥的話,我想了一下,感覺他說的沒錯,這次麒麟出事,就是為了和我今天要見的對伙見面,現在麒麟出事了,他的上線多半會認為這伙人是警方的人,或者同樣被警方抓了,所以他如果不是傻逼,多半會把麒麟這條線棄了。  “這是那臺凱迪拉克的鑰匙,車就在橋下的停車場放著。”任哥重新把車啟動,將凱迪拉克的鑰匙遞給了我:“還有你胸口的拉鏈扣,手上的腕表,這把車鑰匙和你駕駛的凱迪拉克,以及你的鞋底暗格和手機,全都被我們做過技術處理,技術人員會全天候的監控你所處的位置,如果你遇到危險,只要把腕表的表面砸碎,就會將信號發送到傳感器,我們會立刻組織人員對你進行救援,之前我讓你背誦的座機號碼,你背下來了吧?”  “那個號碼尾數都是一樣的,就算傻子都能記住。”我點了點頭:“放心吧。”  “今天你跟對伙要見面的這個建筑,已經有我們的偵查員進行埋伏布控了,如果這些人是與你交易的,我們會直接抓人,如果他們是來接你的,那就只能順著這條線往下捋,等你感覺事情發展到可以讓我們收網那一步的時候,想辦法打那個電話。”  “問題是我怎么知道事情在什么時候才應該收網啊?”這個問題著實讓我有些為難。  “如果他們是來接你的,你就順著他們的路子繼續走,等你感覺自己挖到了有用的消息,或者感覺自己的安全受到了任何威脅,咱們這個行動都可以隨時終止。”任哥故作輕松的看了我一眼:“你今天去跟這些人見面,本身就是為了我,所以我肯定會盡最大努力保證你不受到威脅,你也有權利隨時抽身事外。”  “來都來了,還說這些干嘛,我以前也不是沒見過刀槍,幾個d販子而已,都是小場面。”看見任哥眉宇間的不忍,我也無所謂的笑了笑:“我既然同意幫忙,肯定會竭盡全力。”  任哥我們倆在車上閑聊著,路虎很快就駛下了立交橋,停在了車場旁邊,我推開車門之后,任哥駕駛著路虎,隱秘消失在了車流當中。  ‘滴滴!’  我按了一下車鑰匙,在停車場中找到了麒麟留下的那臺凱迪拉克,拽開車門坐進了駕駛室內,打開扶手箱看了一眼,里面的一把九二式手槍,還有幾摞現金都在,旁邊還有個卡包,打開之后,里面都是身份證,上面的照片都一樣,但是信息卻各地都有,想來應該是麒麟為自己準備的假身份,我降下車窗,把卡包里面的身份證一一折斷,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中,繼續翻找了一下,扶手箱里除了任哥說的那一小袋子d品,還有一些壯y藥之類的東西,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呼!”  我伸手將那把槍別在后腰上,調整了一下心情,隨即驅車上路,向著建筑工地的方向駛去,此刻正值中午,外面艷陽高照,但是我總感覺這臺車里面陰森森的,也不知道是因為他曾經的主人已經死了,還是因為我對即將面對的事情,太過于緊張。  麒麟跟對伙約定的見面地點,是一處停工的建筑工地,里面是一大片樓盤,據說是因為要臨時調整天然氣管道,所以便陷入了擱置狀態,此刻的時間已經到了麒麟跟對方約好的時間,但是我趕到這處建筑工地后,并沒有急于進院子,而是隨便找了個地方,把車停在了路邊,然后就安靜地等待了起來,等待了差不多十多分鐘以后,我才再次將車啟動,緩緩駛進了工地,隨后貼著樓盤開始前行,很快就看見了那個標著‘3號’的建筑。  我這邊把車開到三號樓盤下面的時候,里面剛好走出來了六七個青年,彎腰鉆進了一臺面包車里,看樣子是準備離開。  ‘吱嘎!’  看見這伙人要走,我一腳踩下了剎車,把車堵在了他們離開的必經之路上,隨后推開車門,吊兒郎當的向那臺車走去,這時候,我的后背已經被汗浸透了,感覺褲兜子里都全是汗,因為我也不知道麒麟之間有沒有見過這伙人,萬一他們之前見過面,那我今天就算埋在這個工地了。  ‘咣當!’  我這邊剛一下車,面包車那邊的正駕駛車門就被推開了,隨后車里面一個二十五六歲模樣的青年看著我,露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哥們,麻煩你挪一下車唄,我們要走了。”  “我他媽剛到這,你們往哪走啊?”我像個二五子似的梗著脖子,言語粗鄙的向青年罵了一句。  “哥們,啥意思啊?”面包車的司機被我罵了一句,有點懵的向我問道。  看見青年這個表情,我心里也‘咯噔’一下,剛才他們上車的時候,我打量過他們的穿著,腳上的鞋全是牌子,看起來條件都還可以,絕對不是那種工地的工人,所以八成就是來跟我碰面的人,可是此刻看這個青年跟我呆愣的模樣,我心里也有點沒底了,因為我不知道他們是真的在裝傻,還是已經跟麒麟見過了,所以不認識我。  “啥你姥姥個腿,我千里迢迢的跑到你們這來,是為了看你給我演戲的嗎?行,你在這演吧,我走了!”雖然心里沒底,但是該繼續的事還得繼續,我看見青年這個表情,扔下一句話,轉身就走。  “哎,你等一下!”青年見我轉身,猶豫了一下,邁步走下面包車,向我這邊走來,同時面包車的側門也被‘嘩啦’一聲拉開,剩下的五六個青年,也全都向我圍了過來。  “我等個屁,我想跟你談的時候,你不好好談,現在晚了。”我伸手就拉開了凱迪拉克的正駕駛車門:“咱們的事到此為止了。”  “你等等!”青年見狀,兩步跑上前來,一把按住了我即將關閉的車門,眼神陰森:“你是誰啊?”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