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水滸大寨主 > 第一九二章私信與監軍_水滸大寨主_天天中文網

第一九二章私信與監軍_水滸大寨主_天天中文網

    當日韓韜二人與黃文炳等人不歡而散,不過第二日黃文炳在魏定國、單廷圭引薦下來見呼延灼。
  
      “黃通判出現在我軍營里,倒是教呼延灼好生意外!”呼延灼見得黃文炳當即看著黃文炳淡淡說道。
  
      對于單廷圭二人的到來,呼延灼是歡喜的。不過對于黃文炳,呼延灼明顯不待見。
  
       “黃文炳受到太師委托,特前來助三位將軍剿滅梁山泊!”
  
      黃文炳瞇著眼,見得呼延灼這般說,頓時微微一笑,絲毫不受呼延灼那冷淡的態度影響。
  
      “哦?”
  
      呼延灼見得黃文炳如此說,頓時眉毛一挑:“愿聞其詳!”
  
      “想必呼延將軍通過先前的交戰,已經知曉,這梁山賊寇,恐怕沒有那么容易對付吧?”黃文炳看著呼延灼三人,微微一笑,卻是有些勞神在在地說道。
  
      聞言,呼延灼三人臉色一變。尤其是韓滔和呼延鈺,他們倆人被梁山俘虜,此時聽到這話,頓時感覺黃文炳在給自己扇了一記響亮的耳光一般:“黃文炳,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黃文炳還沒說話,那跟著來的矮腳虎王英頓時冷笑一聲:“能有什么意思?你等眼下吃了敗仗,便知曉那梁山賊寇卻是不好對付了吧!”
  
      “你……”
  
      聞言,韓滔頓時惱火,看著王英,指桑罵槐說道:“彭玘兄弟,這等阿貓阿狗似的山賊,烏龜一般短小的的貨色,怎么還跑到中軍大帳里來了?”
  
      “你……你……”
  
      聞言,那矮腳虎王英頓時臉色一紅,只是指著眼前的韓滔,氣得臉紅脖子粗。嗤啦一聲拔出手中的腰刀,就要朝著韓滔沖過來拼命。
  
      “放肆!”
  
      見狀,呼延灼頓時大怒,直接冷喝一聲。剛要說話,黃文炳頓時站起身來,一臉討好地解釋說道:
  
      “兩位將軍息怒,我這位兄弟便是有些快人快語,平時便是嘴上沒個把門的,還請諸位勿怪!”
  
      “這幾位兄弟,正是黃文炳受了蔡太師囑咐,與黃文炳一同前來助三位將軍破敵的。這三位,乃是距此不遠清風山的三位寨主,這一位喚作是矮腳虎王英,這一位喚作錦毛虎燕順,這一位喚作是包面郎君鄭天壽。”
  
      “大家都是江湖上聞名的好漢,如今更是為了同一個目標相聚,便是一家人,可萬萬不要傷了和氣才是!”
  
      黃文炳怕直接說王英等人是宋江的親信,平白受呼延灼猜忌,倒不如打著蔡京的大旗,也好辦事。
  
      此時,那矮腳虎王英已經被鄭天壽與燕順等人強行拽了下去,只是在他嘴里,還小聲的罵罵咧咧。
  
      聽得黃文炳說道這幾個人,呼延灼頓時一臉蔑然之色。黃文炳找來的,這都是什么人物,還不都是一些江湖草寇。
  
       見得呼延灼那漠然的眼神,燕順等人心頭也是一陣不爽。但是,礙著黃文炳救了王英,此時眾人都也沒有再說什么。
  
      “這幾個兄弟,黃文炳此番征得太師同意,特邀這幾位兄弟前來相助!呼延將軍請過目。”
  
      說著,黃文炳拿出了那蔡京的親筆書函。
  
      呼延灼接過那書信,仔細查看,在那書信的最下方,赫然有著蔡京的太師印信。呼延灼抬頭看了一眼黃文炳,這黃文炳取出的果然是蔡京的親筆書信。
  
      呼延灼再度查看起來,呼延灼越往下看,這眉頭卻是皺的越厲害。
  
      蔡京這書信,表面上確實是一副慰勞的架勢。但是,字里行間,卻也透著不可置疑的威嚴,那便是他呼延灼此行必定要成功。在書信的最后面,蔡京方才提到,讓黃文炳前來相助他破敵,而且教他有事也要與黃文炳商議。
  
      一者,黃文炳原來與梁山交手,知道梁山的底細。二者,黃文炳心思縝密,也可以為他呼延灼出謀劃策。
  
      看罷,呼延灼頓時臉色鐵青。蔡京這哪里是前來派黃文炳相助,明顯是前來派黃文炳監視自己的。
  
      這黃文炳壓根不懂什么軍事,從沒有入過一天的行伍,如何知曉這行伍之事。如今還要教自己與他進行商議,這蔡京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難不成,為了替他的兒子報仇,他已經陷入了瘋狂。
  
      自己已經領受了圣命,他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呼延灼看著黃文炳,他此時方才忽然覺得這黃文炳果真不一樣,今日將迷魂湯都灌到了蔡京那里。
  
      “怎么樣,呼延將軍?”,黃文炳看著眼前的呼延灼,頓時有一種打了勝仗一般的喜悅之感。
  
      “確實是蔡太師親筆書函!”,呼延灼點點頭。
  
      “那就好!”
  
      黃文炳聽得呼延灼承認是蔡京的親筆書函,頓時笑意更甚:“既然呼延將軍這么說,那……”
  
      “且慢!”
  
      呼延灼聞言,不由一笑,他怎么會不知道,黃文炳肯定有什么小心思:“所謂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便是天子來了圣旨,此時若是有著危機情況,我等行軍打仗之人,也不必拘泥形式!”
  
      “更何況,眼下只是蔡太師的一封撫慰戰士的書信而已。太師的好意,我呼延心領了,還請黃通判回去轉告太師,就說我呼延灼三人定然竭盡所能,不負朝廷之托!”
  
      聞言,黃文炳頓時便愣在當地。
  
      什么意思?
  
      叫自己回去轉告蔡太師?你等不會有負所托?教他安心,你等一定會為他兒子蔡九報仇?
  
      你們都接二連三地敗了,居然還敢大言不慚地說這等話?
  
      當真是可笑至極!
  
      “原來呼延將軍是這等意思!”
  
      黃文炳冷笑一聲:“既然呼延將軍枉顧蔡太師的好意,那便算是我黃文炳多事了!”
  
      黃文炳自然聽得出,這是呼延灼在堵自己的口。
  
      “只是,黃文炳既然受太師的囑托來了,便替太師在此問一句:呼延將軍難道還想一意孤行不成?”黃文炳看著呼延灼,瞇著眼睛說道。
  
      黃文炳覺得自己說的話已經很是委婉了,你呼延灼本人都被擊敗了,還有什么可驕傲的。
  
      若是此時傳到京城,傳到蔡京耳朵里,蔡京絕對坐不住了。到時候,他肯定會懇請官家再度調兵遣將,同時肯定會對著呼延灼等三人治罪。
  
      再者,在黃文炳看來,晁蓋雖然兇狠,但是不必王倫威脅大。如今呼延灼在青州打二龍山,卻不是給梁山修養的機會。
  
      “你……”
  
      呼延灼聞言,登時一怔,看著黃文炳有些說不出話來。
  
      本能上講,呼延灼此時恨不得直接將這黃文炳與他的這些草包悉數趕出軍營,但是此時黃文炳能夠拿到蔡京的書信,就說明黃文炳肯定是受到蔡京的信任。
  
      對著整人的手段,呼延灼絕對不會懷疑蔡京的能力。
  
      “既然呼延將軍一時想不出來,那我等便先行離開。我等便靜候呼延將軍破敵!”
  
      黃文炳見得那呼延灼被自己問道,頓時一臉得意地對著身后的燕順等人揮揮手,大搖大擺地出了眾軍營帳。
  
      單廷圭與魏定國雖然是與黃文炳同來的,卻是留在了軍帳里。
  
      “呸!”
  
      彭玘見得對方出了門,頓時一臉氣不過地說道:“什么東西,也不拿鏡子照照自己!”
  
      而此時的呼延灼,更是一臉惱怒之色,但是一時之間,他也不敢把黃文炳怎么樣。
  
      正在此時,外面探馬來報。
  
      “稟報將軍,二龍山下來了一票人馬,都是官軍人馬。為首一員大將,上書風流萬戶侯董!”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