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狼牙兵王 > 第1620章 三強:天神、地獄、修羅_狼牙兵王_天天中文網

第1620章 三強:天神、地獄、修羅_狼牙兵王_天天中文網

    冥王的別墅跟潘多拉的別墅比起來的話比較普通,因為冥王別墅的院子很小,但別墅的面積比潘多拉的要大的多。
  
      除此之外,冥王別墅外沒有一個人守在那里,這別墅就像是普通別墅一樣。
  
      但陳塘和劉一手都知道,別墅內的高手,絕對多如牛毛。
  
      “前輩,咱們進去?”陳塘對著劉一手問道。
  
      劉一手搖頭,說道:“就在這里等吧,進去找死嗎?”
  
      劉一手和陳塘開始了漫長的等待,在早上六點鐘的時候,天神、騎士走了出來。
  
      “記好他們的樣子。”劉一手對著陳塘囑咐。
  
      “這兩個人我都見過。”陳塘說了一句,但還是拿手機拍下了他們的照片,畢竟他見過,不代表其他人見過。
  
      七點鐘的時候,一名身高一米七五的中年人和身高一米八的黑人走了出來。
  
      身高一米七五的是一名白人,很瘦弱,看上去弱不禁風。
  
      而那名身高一米八的黑人則是魁梧的很,和牛一樣。
  
      “這兩個家伙是一個那個矮的是餓鬼,高的是地獄。”劉一手開口,輕聲對著陳塘說道。
  
      “嗯。”陳塘拿出手機,拍下了餓鬼和地獄的照片。
  
      “佛陀、夜叉、修羅在意大利,在這里你是見不到他們的,美杜莎你不一定能見到,她整天跟冥王形影不離,若是見到了美杜莎,也就等于見到了冥王。”劉一手繼續說道。
  
      “除了天神之外,那個地獄也給我一種危險的感覺,但卻沒有天神強烈。”陳塘輕聲說道。
  
      劉一手瞥了陳塘一眼,道:“在夜色黎明中,九大死神里有三個人你還不是他們的對手,一個是天神,一個是地獄,一個則是修羅!”
  
      “這三個家伙不光有著戰爭第六感,并且對戰爭第六感的掌控已經達到了化境的地步!”
  
      話語至此,劉一手繼續說道:“我說的這三個人,哪怕他們不注射藥劑,你都不是對手!若是注射了藥劑的話,你會死的很慘。”
  
      陳塘沉默,沒有言語。
  
      “FAXI斯在還沒有被打敗之前,他們就做好了后手,如今沉淀了近百年的時間,實力雄厚的很!”劉一手繼續說道。
  
      “我知道。”陳塘開口,說道:“畢竟德國是近代五類部隊,職業軍人的最先開拓者,在對于職業軍人的培養上,他們的培養方式更加直接、血腥!”
  
      “是的。”劉一手點頭,說道:“我聽潘多拉說過,德國培養職業軍人手段血腥,他們和中國不一樣,沒中國這么溫柔,他們的職業軍人,是從人堆里殺出來的!先選取幾萬優秀的職業軍人苗子,分別放在不同的基地培養,然后讓他們從小廝殺,平均一千人中,只能活下來一人!最后,這一千人活下來的那個人,繼續和其他九人組成十人小隊,繼續廝殺,最終勝利的那個,才是職業軍人的王者!而戰爭機器第一次用來形容人類,就是形容的德國的職業軍人。”
  
      話語至此,劉一手笑了笑,繼續說道:“不過你也不用氣餒,我們的訓練方式雖然不血腥,但卻充滿了人道主義,你只是年輕而已,若是你到四十余歲的年紀,別說天神了,哪怕是冥王……也不能與你為敵。”
  
      “冥王比天神還強嗎?”陳塘一愣,對著劉一手問道。
  
      “不知道。”劉一手搖頭,說道:“我沒見過他,這個冥王……隱藏的很深!這次來就是希望能見到冥王,但也需要碰運氣,別報太大的希望。”
  
      “嗯。”陳塘點頭,說道:“能將這九大死神和潘多拉先認識一遍,足夠了!就算看不到冥王,等將他的九大死神都給腰斬了,冥王也不過是個光桿司令而已,不足為懼。”
  
      “能讓九大死神死心塌地的服從他,這個冥王絕對不簡單,別大意。”劉一手囑咐道。
  
      “前輩,我們在這等多長時間?”陳塘對著劉一手問道。
  
      “三天。”劉一手開口,繼續說道:“若是三天之后,冥王不出來,那我們就離開這里,回中國!”
  
      “前輩,我在想,要不三天之后冥王不出來,咱們去把潘多拉給暗殺了?”陳塘對著劉一手問道。
  
      “來的時候就跟你說了,別想任何實質性的行動,此次只為探敵!潘多拉那邊不是不想殺,而是現在根本沒機會,她不出別墅,別說是你我,哪怕是你爺爺四五十歲時的巔峰時期,親自過來,也沒用!除非直接一顆洲際導彈打過來,但這根本不現實。”劉一手說道。
  
      “好吧。”陳塘點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眨眼間,三天時間消逝。
  
      這三天里,陳塘和劉一手哪怕是吃飯,都是讓陳塘自己去買飯過來,去方便的話也是輪流,睡覺也是一樣。
  
      可以說,這三天時間,他們是七十二小時不間斷的盯著這里。
  
      但是,他們還是沒能見到冥王和美杜莎。
  
      “哎……天意。”劉一手嘆氣。
  
      “要不再等三天?”陳塘對著劉一手問道。
  
      這一下子等了三天,毛都沒見著,陳塘有些不甘心。
  
      “有些事情是不能強求的,既然三天都沒能見到冥王出來,那就說明此次不宜繼續行動,撤吧!”劉一手說完,開始后撤。
  
      陳塘只能跟上。
  
      兩人來到馬德里國際機場,在酒店開了鐘點房,洗了一個澡,然后買好了回中國的機票,登機。
  
      飛機起飛,離開了馬德里,朝著中國方向飛去。
  
      “這次回去之后,去你爺爺那里一趟,讓他好好指點指點你,都這時候了,他這個老家伙也該出馬了,不能總讓他在家里享清福不是?”劉一手在飛機上輕聲說了一句。
  
      “前輩一起去嗎?”陳塘問道。
  
      “當然。”劉一手點頭,說道:“再不見見這個老家伙,以后怕是沒機會見了。”
  
      這句話落下,陳塘低頭,漆黑色的眸子中有些傷感。
  
      是啊,劉一手只有不到一年的壽命了,他和陳援朝關系是生死之交,這次不見,以后就將會是永別,再也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