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俗世仙山 > 第853章 修羅場_俗世仙山_天天中文網

第853章 修羅場_俗世仙山_天天中文網


  就在維斯閉上雙眼的一剎那,一個透明光球突然出現,將他包裹在其中。摩柯和夜暗風等人馬上前來查看,只見維斯安靜的坐在透明光球里面,雙目微閉,臉上并沒有任何不適的表情。
  摩柯嘗試了各種方法,都不能打破這個透明光球,而且就算外面弄出再大的動靜,光球里面的維斯都沒有任何反應。精疲力盡的摩柯只能對眾人說:“圣君陛下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煩了,我雖然幫不上什么忙,但我要在這里守著他。我相信不管遇到什么麻煩,圣君陛下都能平安歸來。各位不必在這里陪著我們,就在這中軍帳里面隨便轉一轉吧。”
  這時候的維斯,靈魂已經不在身體之中,而是來到了另一片奇異的空間里面。維斯(靈魂狀態)看著周圍的環境,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有說不上來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自言自語道:“這是哪里,我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維斯大人真是貴人多忘事啊,這個地方是你親手所建,現在居然說不知道這是哪里,未免太好笑了吧。”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想起。
  維斯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虛空中突然出現七十多個鬼魂。待這些鬼魂靠近以后,維斯吃驚的發現,為首的三個鬼魂居然是鬼王的修為。
  “我對這里真的一點記憶也沒有,也不知道為何會來到這里。”維斯一面暗自戒備,一邊與這些鬼魂周旋。
  “哈哈哈,我親愛的維斯大人,你就不要裝模作樣了,你莫不是也得罪了辰帝,被他殺了以后,靈魂放逐到這個地方。”為首的鬼魂嘲笑道。
  維斯看著這些鬼魂來意不善,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過他們,只能用誠懇的口吻說道:“各位,我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我不認識你們,也不知道你們口中的辰帝是什么人。”
  另一個鬼王冷笑著道:“維斯,你不用在我們面前裝失憶,我不管你怎么來到這個地方,但我們之間的舊賬是不是應該算一算了。”
  維斯心中暗自焦急,我就說這些人怎么會不懷好意的盯著自己,原來我和他們之間有仇,這一群鬼魂數量不少,修為最低都是鬼將,其中還有三個是鬼王,真要動起手來,自己就算能取勝,也會付出相當的代價。畢竟自己現在是靈魂狀態,很多法寶都沒法使用,只能靠靈能硬拼。
  “我不是裝失憶,我是真失憶了。”維斯繼續努力溝通著,情況不明時,能不動手就盡量不要動手。
  一直沒有開口的第三個鬼王,發出陰森的笑聲,說道:“不管你是真失憶也好,裝失憶也罷,今天都要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維斯心里有點急了,但表面上仍表現得十分平靜:“各位,我真不認識你們,你們就算要殺了我,也總該讓我們死個明白吧。”
  帶頭的鬼王陰沉這臉,說道:“好,我就讓你四個明白,我叫李業,我左邊這位是鐘敏,右邊這位是王雙,現在你該明白了吧。”
  維斯苦著臉說道:“這幾個名字我真的完全沒有記憶,你們說的辰帝又是誰。”
  李業冷笑著道:“這個世界上,除了浩宸那個暴君,還有誰敢自稱辰帝。”
  “浩宸、浩宸……”維斯在嘴里不斷念著這個名字,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問道:“你們的意思是,這里還是在浩渺古城中。”
  鐘敏怒道:“什么浩渺古城,這里是浩國帝城的修羅場,這可是你親手所建,專門用于放逐那些不被暴君原諒的靈魂,你不會連這個都忘記了吧。”
  維斯并未理會鐘鳴的質問,而是在心里快速分析,浩國不就是浩渺時期最強大的國家么,浩渺古城就是曾經的浩國帝城,看來我還是在浩渺古城中,只是不知道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個鬼地方。
  王雙惡狠狠的說道:“現在你無話可說了吧,既然這樣,那就拿命來吧。”
  維斯是何其高傲之人,自從有記憶以來,就沒有怕過任何人,盡管現在只是靈魂狀態,但僅憑這些鬼王、鬼將還威脅不了他:“我真心實意與你們溝通,并不意味著我就怕了你們,想要我的命,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說完,維斯先發制人,閃現在李業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維斯還是懂的,他看得出來,這個李業就是這群鬼魂的頭目。
  控制住李業以后,維斯暴退十幾米,冷聲道:“各位,我今天不是來打架的,希望你們都能安靜一些,否則,我不介意讓這個李業魂飛魄散。”
  李業、鐘敏和王雙都沒有想到維斯居然敢先動手,而且速度還那么快,一時不查,竟然被他偷襲得手。
  鐘敏怒道:“維斯,我勸你最好放開李大人,不然的話,我等就是拼上性命,也要讓你神魂俱滅。”
  維斯冷笑著道:“你們當我是嚇大的么,只要你們不亂來,我保證不會傷害你們的李大人,否則就別怪我不講情面了。”
  王雙怒氣沖沖的說道:“你不過就是浩宸那個暴君養的一條狗,你什么時候講過情面,你知道什么是情面么?”
  維斯聽這幾個鬼王一再提高浩宸,就知道他們一定是來自浩渺時代的鬼魂,只是不知道他們為何對浩宸和自己有那么大的仇恨。
  維斯繼續控制著李業,面無表情的說得:“不要跟我說那些沒有意義的事情,老實回答我幾個問題,之后是戰是和,隨你們的便。”
  “有什么問題你就問吧。”鐘敏和王雙對視了一眼,只能暫時妥協,他們倒不是顧忌李業的死活,而是沒有必勝的把握,李業作為他們中間修為最高的,居然在維斯手里都沒能走過一招,就被生擒了,他們就算一起撲上去也未必就能取勝。
  維斯也知道,在戰場上挾持人質其實是最沒有用的,除了激起敵方的憤慨,沒有任何好處。戰場上都是你死我活的斗爭,沒有人會在乎人質的生死。他之所以這么做,目的就是為了震懾對方,所以他才拿他們中修為最高的李業開刀。
  維斯左手卡著李業的脖子,右手豎起食指,說道:“第一個問題,你們死亡了多長時間?”
  鐘敏面無表情的回答道:“這里暗無天日,沒有白天黑夜之分,也沒有任何記時的東西,我們如何知道自己死了多久。”
  維斯微微一愣,說道:“好吧,這個問題當我沒問。第二個問題,你們生前是什么人,與我、與浩宸有何仇怨。”
  王雙仰天長笑,說道:“維斯,你不會真的失憶了吧。”
  維斯一臉嚴肅的說道:“我再說一遍,我是真的失憶了,具體失憶了多長時間,我自己也不清楚。你們還是老實回答我的問題吧。”
  鐘敏咬牙切齒的說道:“好吧,我來回答你這個問題。我們,包括你都是暴君浩宸手下的軍人,當然了,我們這些軍人與普通軍人不同,因為我們都是浩宸親手制作的高級人偶。”
  “等等,你的意思是,我們都是人偶?”維斯吃驚的問道。
  “哈哈哈……”鐘敏大聲的哭笑著,眼中甚至還流出了眼淚,“不錯,我們都是人偶,最低賤的人偶,就算你維斯手握百萬大軍,也仍然改變不了這個命運,你注定只是浩宸的一個玩具,一個可以隨時棄之如敝履的玩具……”
  維斯一時回不過神來,自己居然是別人的玩具,這不可能,我維斯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怎么可能是別人的玩具呢。
  但是他并沒有將這一切表現出來,而是繼續問道:“那你們和我,和浩宸之間到底有何仇怨。”
  王雙安慰了一下情緒有些失控的鐘敏,用嘲笑的口吻說道:“我們之間的矛盾就在于,你滿足于做這樣一個玩具,但我們不甘心,我們要反抗。可惜的是,我們的反抗很快就被鎮壓了,而你就是那個鎮壓我們的劊子手。”
  “等等。”維斯從王雙的話里面聽出了矛盾的地方,問道:“據我所知,人偶的靈魂深處都被制作者下禁制,根本就沒有造反的可能。你們既然自稱是浩宸制作的人偶,又怎么可能背叛他呢?”
  王雙輕蔑的說道:“那是因為你只是一個普通人偶,而我們是浩宸制作出來的最高級的人偶,我們的自主意識遠遠高于你們這些普通人偶。”
  維斯苦笑道:“都是被人制作出來的人偶,何必還要分一個三六九等呢。老實告訴你們,浩國早在幾百萬年以前就滅亡了,浩宸連同他的浩國和整個浩渺文明,在一場空前的大浩劫中滅亡了,你們即便想報仇,也沒有機會了。”
  聽到這個消息,鐘敏和王雙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爆發出一陣陣的狂笑:“哈哈哈……這該死暴君終于被滅了,連同他的帝國一起被滅了,真是蒼天有眼啊……”
  大笑過后,王雙盯著維斯道:“暴君不在了,你不是還活著嗎,誰說我們就沒有機會報仇了。”
  維斯道:“我想你們搞錯了吧,我并沒有死亡,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會突然以靈魂狀態出現在這個地方。雖然我也叫維斯,但與你們說的那個維斯肯定不是同一個人。你們說的維斯是幾百萬年以前的人物,試想一下,除了那些真正的神靈,有誰能活這么長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