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兵王之王 > 第八百七十四章更年期到了?_兵王之王_天天中文網

第八百七十四章更年期到了?_兵王之王_天天中文網

再說楊奇吧,他在跳進湖泊的那一剎那,他的感覺十分的直接就好像跳入了一個坑,里面充滿著鋼針,還自己就好像游蕩在這一堆鋼針當中,不管身體的哪一個部位,即便是手指,都感覺被鋼針刺透,這種感覺比之前在沼澤的時候更加的恐怖,也更加的直接。
  
  但是他有感覺那些鋼針并不是真實存在的,而是有水滴形成的,而且在刺破自己皮膚進入到自己身體里面之后,這些水滴就會迅速地融進自己的身體,最后以極快的速度修復那一個傷口,并且讓楊奇的身體里面多了些什么。
  
  可這種感覺卻是非常的難受,即便是楊奇的定力,進去之后也不由得慘叫出聲,他甚至懷念起之前自己還在沼澤當中享受著那一些壓力的時候。
  
  其實他也想象過到后面可能面臨的條件就會越難,但他即使做好了心理準備,當真正面對的時候和想象當中不一樣,還是有很大的落差感,甚至他極度的后悔,為什么剛才要激怒銀白哈迪斯,讓它一頭把自己撞進來。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自己一邊嘗試,一邊忍受的話說不定還可以慢慢的接受這一切,畢竟他也知道這些領主想出來的手段,都是想要自己變強,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是這個目的是不會變的,從之前的那一些行為就可以看得出來。
  
  可是他也不想想,即便以他的定力進去后都不由得慘叫出聲,在知道這里真正的情況之后還會接受這一切嗎?
  
  這很難說。
  
  一天過去了,楊奇身體感覺已經完全麻木,疼痛對于他來說好像變成了家常便飯,根本就刺激不了他的神經,反而讓他的精神變得更加的渙散,如果有外人在這里的話,就會發現他在這樣的環境當中感受著這一切,臉上并沒有任何的痛苦,反而帶著好像在泡溫泉的那一種舒適和幸福。
  
  又是三天過去,楊奇原本松弛的表情也已經恢復成原來的模樣,在里面就好像正常的游泳一般,并不是習慣了這一種疼痛,在第二天過去的時候,這一種疼痛感已經在逐步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就好像母親的手在撫慰著自己的孩子一樣,非常的溫暖,非常的溫馨。
  
  楊奇甚至非常依戀這一感覺,他從小就是孤兒,一直都沒有感受到母愛,所以如果可以發現的話,他交往當中的女人當中幾乎都是非常懂事和知性的,沒有說找一個非常任性,沒腦子的。
  
  但這并不是戀母癖,而是他從小就缺失這一種東西,再加上他的性格本身就比較成熟,在面對那一些小女生的時候,他也是沒有什么辦法,所以相對于這些,他還是比較喜歡那一些比較成熟知性的女人。
  
  而到了第三天的時間,楊奇基本上在這個湖泊里面游泳就已經如同普通的淡水一樣,而原本在平原暴曬的皮膚也已經恢復了光澤,甚至恢復了一點白皙,但這卻不是楊奇想要的。
  
  現在已經是第四天的時間了,楊奇雙手靠在湖中心的一塊石頭上,就這樣懶散的曬著太陽泡著澡,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樣說道:“那家伙好像說過湖底好像和這里還有些不同,要不……下去看看?”
  
  做了一下心理斗爭之后,楊奇還是決定要下去看看,畢竟在這一個地方,他是絕對沒有生命危險的,畢竟之前銀白哈迪斯已經提醒過他,如果想要盡快地完成這一個任務,可以嘗試一下,去接觸一下湖底。
  
  如果那一個地方威脅到自己的生命的話,那么銀白哈迪斯不會故意去提醒,甚至會提醒,自己哪一些地方不能去,除非它是想要殺自己,當然,這種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憋了一口長足的氣,楊奇身體在水面上一番,直接朝著湖底扎了下去,但速度并不快,還是徐徐漸進大約是自己掉下來的那一個高度,在緩緩的前進。
  
  雖然他知道底下的東西可能不會威脅到自己的生命,甚至對于自己現在有著莫大的好處,但之前第一天的那一種痛苦,他不想再承受了,即使他也知道后面很有可能,他要時常面臨這樣的事情,可如果能躲過去的話,他還是不想輕易的就嘗試那種疼痛。
  
  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是不錯,但如果不是他性格當中帶著一股執拗,意志比較堅定的話,說不定在這種折磨當中,很有可能就會瘋掉。
  
  因此這種嘗試還是有個尺度就行,沒完沒了,時常去接觸自己的極限的話,很有可能,哪一天你就會崩潰,崩潰的并不是你的身體和能力,還是你的意志力。
  
  緩緩的往下游動,終于在幾分鐘之后,楊奇看見了一個散發著綠色光芒的晶體,而他同樣也看到了湖底,整個湖底生長著一種奇怪的藻類植物,回在中心的是一顆菱形的綠色水晶,整個湖底沒有一點泥土,反而是猶如金屬板一般的材料,同樣散發著淡淡的綠色光芒。
  
  楊奇好奇心得到了滿足,并沒有想要去靠近那一個綠色晶體的意思,他可不知道那個東西是什么,反正對他而言之前第一次進入這個湖面的時候就給他的印象不好,所以在看到那一個綠色晶體的時候,他立刻就想到了一開始的那一幕,身體不由得打了一個寒戰之后,緩緩的往后退去。
  
  但也就在這個時候無數的藻類植物好像發現了目標一樣,向著楊奇盤繞而來,幾乎是眨眼的瞬間,楊奇就被包成了一個大繭子,被拖拽到綠色晶體的旁邊停靠了下來。
  
  而楊奇自己本身呢?
  
  他被那些植物纏繞上去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了知覺,只是感覺自己的眼皮很沉,很沉,接著就睡著了。
  
  而楊奇熟不知的是在他變成繭子在那顆綠色的晶體旁立定的時候,整個湖面就好像沸騰的水一樣,不斷的翻騰著,而原本站在高處的銀白哈迪斯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之后,大叫道:“過分了,過分了,這個過分了!”
  
  “瞎嚷嚷什么呢?跟個大娘們似的?瞧你那個沒見過世面的樣子。”旁邊的般若熊貓嘴角也是略微的抽搐了一下之后,就恢復了自然對著銀白哈迪斯喝斥道。
  
  “靠!這敢情,不是你的東西,你當然不在乎了,當年可是每個人都留下了一種全新的物質,你怎么不把你的先交出來,而且他這可是在斬草除根啊!”銀白哈迪斯現在就好像一只炸毛的豪豬一樣,不斷的在嘶吼著,好像非常的心疼,現在正在沸騰當中的湖水。
  
  “到我的時候,我自然會拿出來,倒是牙王那一個家伙,實在是有點狡猾,回頭得找它好好聊聊去,哼哼,想這樣蒙騙小熊我,做夢。”般若熊貓好像想要盡快地扯開這一個話題,突然又回頭對著銀白哈迪斯說道:“好了,你就節哀順變吧,反正現在這東西對你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就當是做一件好事,再說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再過個幾十年,不是還會再有嗎?瞧你那個小氣的樣子,咦咦咦!”
  
  聽到了這話,銀白哈迪斯的鼻子都快氣歪了,可是它又沒有什么辦法,在這個時候又不能強行打斷楊奇,它真后悔,為什么要告訴那一個人類湖底會有更好的東西。
  
  如果銀白哈迪斯沒有說那句話的話說不定還真的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一次它是自己挖的坑,自己往里面跳,怪不了誰了。
  
  至于楊奇呢?
  
  他自己就好像做了一個非常長的夢一樣,在他醒來的時候,他已經回到了岸邊,他的身體沒有出現任何的變化,也沒有發現任何詭異的現象,就好像剛才自己只是做了一個夢而已,可當他發現自己腳踝處有一根藻類植物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不是夢。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楊奇將腳踝處的那一根植物拉了下來之后,重新丟回到了湖里面,喃喃自語的說道。
  
  可當楊奇回頭的那一剎那,他整個人都驚呆了,因為在他面前整個湖泊變成了淡藍色,就好像普通的湖泊一樣,失去了原本的色澤,而且也失去了那一股粘稠度,更加沒有之前的那一種感覺。
  
  輕輕用手捧起了一些水之后,楊奇更加驚訝了,眼前的這些水就好像普通的淡水一樣,他甚至還長了一點,就是淡水,只是有些甜而已,并沒有其他的區別。
  
  “不用再看了,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銀白哈迪斯一臉頹廢的坐在了湖泊的旁邊,好像整個人都失去了生活的顏色一樣,就這樣懶懶的趴在活潑的旁邊,偶爾用那兩根觸須去觸摸一下湖水,發現非常的普通的時候,它的臉色立刻就變得精彩起來。
  
  眉頭微微皺起,楊奇看向了旁邊的般若熊貓,小心翼翼的問道:“我就是……做錯了什么嗎?”
  
  “沒有別理它。”般若熊貓趴在了楊奇的身邊,頭像就是說道:“它就是更年期到了,性格有些古怪,過幾天就好了,以前經常這樣的。”
  
  “死熊貓,你說什么呢!”般若熊貓說的話,雖然很小聲,但是還是被銀白哈迪斯聽見了,本來就生氣的它,聽到了這話,變得更加的生氣。
  
  銀白哈迪斯站起身來,般若熊貓好像感覺到了什么一樣大叫一聲不好,隨后直接一只前爪直接將楊奇抄在手中,轉身就是迅速的逃跑,在走的時候還不忘說道:“你這老家伙瘋了,難道更年期真的到了!”
  
  “你才有更年期呢!給老子滾!”一聲怒吼,響徹整片荒漠,整片荒漠生態區的生物都開始不斷的顫抖,好像意識到了什么一樣,一時間全部忘記了攻擊和它們的任務。
  
  當然和這些生物一樣,在這片生態區里面的所有人類都有著這樣的一種狀態,就好像自己變成了一個普通人,而他們面前出現了一頭高達三米的巨熊,一時間就覺得自己渾身無力,想要軟倒下去。
  
  這樣的事情在整片荒漠生態區正在上演,但維持的時間也不長很快,它們又恢復了之前的那一種狀態,該打的打,該包圍的包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