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無敵天子 > 188.屠殺7:再碾二重天!! 大章_無敵天子_天天中文網

188.屠殺7:再碾二重天!! 大章_無敵天子_天天中文網

“看來你們影子學宮還真是藏龍臥虎啊,此人看來年齡不大,卻能出現在本座面前,真是令人贊嘆。
  
  或者說”
  
  不茍言笑的趙國無敵來使仔細觀察著,這被一玄喚靈陣召喚出的強者,身上竟然沒有散發玄氣?
  
  還是隱藏了玄氣?
  
  夜凌天搖搖頭:“或者說你們燕國已經人才凋零到此等地步了嗎?
  
  王都中心,竟然連通玄都沒有,只有這種真氣澎湃的小家伙
  
  可惜啊可惜,真氣再怎么強大,即便有數百年,甚至一千年兩千年,又能如何?
  
  需知一道玄氣,就能破除千年內力,這般利用真氣而變強的人,在本座面前都是渣啊!
  
  安真,你是一個在北境很是難得的陣法大師,良禽擇木而棲,識時務者為俊杰,之后,你就入了我趙國,做一個供奉吧。”
  
  夜凌天說罷,便是周身玄氣彌漫,天地隨之而動。
  
  此時天色微暮,本就是飄雪的天氣,暗沉自然早至。
  
  這無窮的暗色,竟然把這大趙來使包裹其中,使得他和夜色融為了一體。
  
  他向前走來,好像是整個夜色向前壓迫而來。
  
  他的姿態并不侵略,可卻讓人覺得他就是一個剛出巢狩獵的怪物,而他所看中的對象,則是那可憐的,需要顫抖的獵物啊!
  
  可是
  
  一旁的安真賢師卻是愣住了。
  
  這
  
  這被他召喚出來的人不就是大魏攝政王嗎?
  
  之前,他在魏國境內召出那神秘女人阻擋這少年,已是遭受反噬吐血一次,看來此番,又要吐血一次了。
  
  可是,這少年人終究還是無法擋下夜凌天吧。
  
  只是令他疑惑的是,這少年人身上為何沒有玄氣?
  
  要知道,他的一玄幻靈陣可是會召出方圓千里最強者最強的一種狀態
  
  難道說這少年人的真氣比玄氣還厲害?
  
  或者說,玄氣太弱了,弱小到連真氣都可以企及的地步?
  
  不對啊,之前在魏境,他與那神秘女人交手,玄氣可是運用的有模有樣,招式也是圣門的玄法,不曾有錯啊。
  
  那
  
  算了,不想了吧,反正他又不是夜凌天對手。
  
  良禽擇木而棲,那就叛了燕國吧,畢竟自己也已經仁至義盡了。
  
  他拉開一點距離。
  
  通玄境二重天的出手,他也并非第一次看到,此時重見,只覺恍如隔世。
  
  “趙國強者在夜晚,實力還會翻上一倍,現在已經入暮了,夜色算是至了看來此戰,很快就會結束了。”
  
  安真賢師身形一閃,御風而至了附近的一座山巔,遠看著此方決戰,同時他需要承受預料之內的反噬。
  
  遠處,夜凌天忽然動了。
  
  他并非是閃到近處進行攻擊,反倒是迅速拉開距離。
  
  同時,左邊大手在虛空里一抓,仿是握住了一柄無形的大弓。
  
  右手五指虛握,而周圍的黑暗迅速向那手中匯聚,隱約之間,掌心風暴匯聚,竟是出現了一支漆黑的箭矢!
  
  以氣為弓,以夜色為箭。
  
  這就是趙國通玄強者的最恐怖之處。
  
  百里之內,箭無虛發。
  
  心念一動,彎弓射箭,這箭就會上天入地,直接射向被趙國強者標記住了的敵人。
  
  此玄技,安真曾有耳聞,名為《夜色小箭》。
  
  而趙國通玄能夠融入夜色的身法,在夜晚實力翻倍的實力,名為《夜魔玄典》,夜色越深沉,他們實力越是強大,在近乎午夜,甚至是不死之身,就算把他們砍成了兩半,也能迅速恢復,軀體重組,簡直是聞所未聞的怪物。
  
  所以,趙國通玄夜行,那是所向披靡,無可阻擋。
  
  《夜魔玄典》加上《夜色小箭》,簡直就是完美無解的組合。
  
  夜凌天一瞬間,就用了殺招。
  
  嗖!!
  
  他松開手,不茍言笑的臉上露出一副大局已定的表情。
  
  箭出無聲無息。
  
  剛剛出手,就消失了,再無法被任何人的目光所發現,更無用談鎖定。
  
  可是,下一瞬間。
  
  這箭矢又出現了。
  
  出現之時,已經在對面那長發少年的心臟之前。
  
  “結束了。”安真苦笑著搖搖頭。
  
  可是,他的笑容才剛顯露出來,就旋即凝固。
  
  嘭嘭嘭!!
  
  這位中原來的賢師忽然只覺心跳如要炸了,心臟如要從嗓子口射出。
  
  嘭嘭嘭嘭!!
  
  “這”
  
  這是反噬的感覺。
  
  “不對!”
  
  安真賢師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種大恐怖,這不僅僅是反噬,好像是召喚的強者超出了布陣人實力百倍
  
  嘭!嘭!嘭!
  
  他身子開始顫抖,七竅劇痛無比。
  
  忽然,他雙眼流出了一行血淚。
  
  遠處。
  
  那一箭落在了長發少年身上,竟沒有插入。
  
  少年體型在變化,鱗甲皮膚,全身充斥一種詭異玄奇的光華,黑發在變得更長,長到了三米,四米,五米,六米!!
  
  轟!!
  
  夜色小箭碎裂了。
  
  這一箭沒有落空,可是卻被這攝政王的防御給震碎了。
  
  再看。
  
  攝政王已經消失在了原地,閃電般射出。
  
  噗!!
  
  安真賢師只覺雙耳之中猛地一熱,周圍傳來聲音竟有些模糊了,下意識伸手一摸,兩行血紅的熱流從腮邊流下。
  
  遠處夜凌天皺了皺眉,看著天色的暗淡。
  
  雖然還未至午夜,未曾至最黑的時候,可是也足夠了。
  
  能擋下自己一箭,算是還有幾分能耐。
  
  可這又如何?
  
  夜色入體,夜凌天拉臂,出拳,風雪,黑暗凝固成一只巨拳的虛影,向著那騰空撲來的巨人轟去。
  
  這是《夜魔玄典》里最基礎的玄氣應用。
  
  那巨人唇角一翹,忽然傳出些笑聲,然后這笑變成了大笑,獰笑。
  
  哧哧哧!
  
  他竟然沒有出手,而是直接沖入了那那巨拳虛影之中。
  
  虛影如積雪遇湯,被摧枯拉朽的撕裂,黑暗中分,風雪也無法阻攔那怪物。
  
  這趙國的強者夜凌天眉毛挑了挑,這才有了些正色。
  
  他見識很廣,瞬間認出了這變化。
  
  人類第二重極限,激活血脈,進化魔軀,未曾想到還真有這般的人,有趣有趣,此戰之后,定要找到這男人,作為一個稀罕的物件,無論是藏在我大趙皇宮,或是給義父做一個藏品也是不錯的選擇啊。
  
  “夜影百箭!”
  
  夜凌天全身氣息升至極強,雙臂一揮,黑暗里凝結出了密密麻麻的數百只箭矢,列于兩側,在他背后,極為壯觀。
  
  “去吧!”
  
  右手一壓,夜色,風雪就隨著他的箭矢飛速射出,竄成了一線長龍,爆射向那撲來的巨人。
  
  嘭。
  
  遠處,安真賢師卻驀然跪倒,雙手撐地,他再也無法抑制,七竅之中噴射出鮮血,意識一黑,他心神狂震,急忙運用一切法門來鎮壓這股反噬。
  
  匆匆從懷里掏出一顆琉璃瓶,倒出三顆金黃色眼珠大小的藥丸。
  
  藥丸還纏繞著冰寒的冷氣。
  
  安真賢師把三顆藥丸全部吞下。
  
  “這次太匆忙,太草率了”
  
  這位書生樣的中年人滿臉惶恐,他一只腳已經踩踏在了死亡的邊緣。
  
  另一邊。
  
  長發黑巨人身在半空,抽出一把百米真氣長刀。
  
  長刀對上數百只黑暗箭矢。
  
  咔咔咔!!
  
  箭矢開始紛紛碎裂。
  
  巨人的樣子,好輕松啊!
  
  夜凌天臉上的倨傲消失了。
  
  他這一擊可謂是動用了極多玄氣,本想著志在必得,可是對方卻摧枯拉朽的斬斷
  
  這,這已經不用打了吧?
  
  他咽了口口水。
  
  媽的,區區燕國,影子學宮怎么會有這等存在?
  
  不知何時,一念之間,這位趙國的無敵來使悄悄轉過了身。
  
  再瞅了一眼,從而降的巨影。
  
  夜凌天再不猶豫,開始發足狂奔。
  
  嘭!!
  
  百米真氣巨刀受了數百只黑暗小箭的阻攔,速度稍緩了些,夜凌天就趁著這功夫跑出了數十米。
  
  原本他所站立的地方,已經被這一刀斬成了塵埃。
  
  泥石飛濺,萬般皆為塵土!
  
  這刀是由狂暴真氣所構成,所斬之處,皆會震蕩,而一切此間物質,都會被撕扯揉碎,化成最小的塵芥。
  
  也不見長發黑巨人有所動作,身形瞬間閃截到了夜凌天對面。
  
  論速度。
  
  在通玄里,精通《咫尺天涯圣典》的圣門高手可是數一數二的。
  
  縮地成寸,百米破體刀氣隨著拔刀如電,又是一斬而出。
  
  這長發黑巨人虛影和本體不一樣,他不裝逼呀,他不用長草,他就用真氣化刀,直接莽,就橫推,連彎都不帶繞的。
  
  夜凌天往后急退,如同一道轉彎的黑光,同時大雪為弓,黑夜為箭。
  
  嗖!!
  
  又是一道黑暗小箭射來。
  
  他瞳孔里,那黑巨人似乎沒察覺到自己這一箭。
  
  畢竟黑暗小箭想來以神出鬼沒而著稱。
  
  箭穿過了巨人的防御,在他面門處才顯現出來。
  
  剛剛一箭射心臟,卻連防御都破不開,所以夜凌天就瞄準了這敵人的臉龐。
  
  可,幾縷黑發掃過。
  
  那狂暴射來的箭矢瞬間被那詭異燃燒的長發倒卷了起來。
  
  巨人的黑發隨意丟開那玄氣化成的一箭,身型甚至連停頓都沒停頓,象蹄般的雙臂一抬,握住了兩把百米真氣長刀。
  
  嘩嘩嘩!
  
  雙刀斬剁如驟雨,鋪天蓋地而來。
  
  夜凌天這一停頓的功夫,已經無法再逃開,他急忙從懷里掏出一面涂繪著金藍雙色、巴掌大小的盾牌模型,急速丟出。
  
  盾牌模型迎風就長,瞬間化作一面玄奇巨盾,擋在了他面前。
  
  這可是仙人四左道之一的紅殿所制。
  
  四左道指的是紅殿,卦跡,巨墨宮,小唐門。
  
  咔!!
  
  雙刀落下。
  
  巨盾發出震天般的轟鳴。
  
  夜凌天舒了口氣,果然,紅殿出品,必屬精品,雖說這盾牌對于紅殿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如今也是絕版物品。
  
  一個擅長射道的通玄,能有這么一個巨盾般的庇護,那是必須的。
  
  他趁著這當機,右手往虛空里一抓。
  
  玄氣澎湃。
  
  握住了一支黑箭。
  
  側頭想開個視野
  
  咔
  
  一道刀光斬來。
  
  夜凌天急忙縮回,驚的滿身冷汗。
  
  身后巨盾傳來連綿不絕的震天響。
  
  他忽然開始慶幸,這一玄幻靈陣召出的強者并不具備多少智慧。
  
  這些強者虛影只會莽,只會橫推,換句話說,它一定要把眼前東西給砍碎了,才會罷休。
  
  如果它不斬碎這盾牌,就永遠攻擊不到自己。
  
  “呼竟然讓本座如此驚慌失措,實在是”
  
  夜凌天長吸一口氣,有了時間,他急忙利用《夜魔玄典》來聚氣,右手捏著的黑暗小箭開始膨脹,一寸一寸,逐漸的,指寬,臂寬,臉龐寬度,水桶寬度,然后竟然如同銅柱寬度。
  
  彎弓,向著身后拉出。
  
  心神鎖定身后的巨人。
  
  “黑暗一龍箭!”
  
  夜凌天眼睛微瞇,不茍言笑的神色里多出了些冷酷。
  
  死啊!!
  
  他準備松手。
  
  咔!!
  
  什么東西裂開的聲音,從背后傳來。
  
  旋即,是一股難以形容的劇痛襲擊而來。
  
  一條手臂被狂暴之氣斬飛上天,在半空震碎成了血霧。
  
  嘭!!
  
  銅柱般的黑暗小箭因為失去了運力的媒介,也是瞬間瓦解。
  
  夜凌天所有的自信都被這一斬給粉碎了。
  
  他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而高處。
  
  安真賢師滿臉是血,滿身是血,他再也支撐不住這狂暴的反噬了
  
  如果他早上幾日施展這陣法,也許還不會如此。
  
  可是,如今的夏極是一萬五千多年真氣啊,再加上被激發的不知何種魔軀,他豈能承受?
  
  這般強大的反噬,讓安真賢師即便服用秘藥,也是無法再承受。
  
  蹣跚著往前走了幾步,軀體直接爆裂開來,血肉橫飛,成為了大雪里的殘破骨骸。
  
  布陣人死亡,這一玄喚靈陣也是破了。
  
  山谷里。
  
  那可怖的長發巨人已經消失了。
  
  大趙而來的無敵使者全身濕透,右臂被斬斷,他背后是被硬生生從正面砍成兩截的盾牌。
  
  “這這這究竟是何人?”
  
  夜凌天只覺得自己是死里逃生,如果安真再差那么半秒自爆,他怕是身首分離了。
  
  一股濃濃的恐懼感在心底生出,甚至心境都動搖了。
  
  算了
  
  燕國這么可怕,我還是先去打魏國吧。
  
  “等到午夜時分,我當可以利用夜魔玄典續上右臂,只是需要十余天來進行恢復。等我出山,先去魏國,攻下此國之后,再細細打探這燕國的恐怖學宮存在究竟是何人,然后徐徐圖之吧。”
  
  夜凌天,慫了。
  
  可是,遠在影子學宮的攝政王,卻根本不知道自己差點干死一個通玄二重天!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