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盛寵情深:男神讓我撩撩! > 擦!收回你那同情的目光!_盛寵情深:男神讓我撩撩!_天天中文網

擦!收回你那同情的目光!_盛寵情深:男神讓我撩撩!_天天中文網

    盛寵情深:男神讓我撩撩!第398章擦!收回你那同情的目光!“納尼?”</p>
  
      秦深深瞪圓了眼珠子。</p>
  
      “驚訝?呵呵。”</p>
  
      盛氏君燁冷笑道。</p>
  
      “是呀!我很驚訝啊!”</p>
  
      秦深深點了點頭,加重語氣說道。</p>
  
      盛氏君燁的眼神更為冰冷。</p>
  
      她的冷意,甚至可以透過眸光,傳遞給秦深深。</p>
  
      她的冷與盛翀有些不同,是那種極度悲傷之后的一種冰冷。</p>
  
      冷得悲戚,讓人心生同情。</p>
  
      但,秦深深似乎沒有get到盛氏君燁的點。</p>
  
      她嘴里咀嚼著干果,眨巴著眼睛,有些好奇的看著盛氏君燁。</p>
  
      盛氏君燁原以為秦深深會追問,或者表現出對她處境的憤慨。</p>
  
      卻沒想,她只是對她產生了好奇而已。</p>
  
      她心中更冷,面上有些僵硬。</p>
  
      她想來,秦深深與盛翀是一類人,肯定不會對她的遭遇產生共鳴的。</p>
  
      “你驚訝什么?”</p>
  
      見著秦深深的模樣,盛氏君燁冷聲問道。</p>
  
      甚至在詢問的時候,手上已經多了一把刀。</p>
  
      這把刀,就是上次讓秦深深帶回去的那把。</p>
  
      她不知什么時候,趁機拿了回來。</p>
  
      “你剛才說,盛氏背叛了你的全族?”</p>
  
      “是。”</p>
  
      “那么,盛氏不就是你的全族?”</p>
  
      這邏輯說不通呀!?</p>
  
      秦深深說著,又眨巴了一下眼睛。</p>
  
      她嘴里的干果已經吃完。</p>
  
      她正等著盛氏君燁投喂下一顆。</p>
  
      她沖著盛氏君燁努嘴,用眼神示意盛氏君燁。</p>
  
      盛氏君燁一聽,身軀一僵。</p>
  
      忽然間,覺得秦深深說的好有道理啊。</p>
  
      對吼,盛氏不就是她的全族嗎?</p>
  
      那么,何來的背叛?</p>
  
      盛氏君燁一時理不清邏輯。</p>
  
      她也沒心思理會秦深深,背過身子,暗自捋起邏輯來。</p>
  
      盛氏就是她的全族,那么就不存在背叛。</p>
  
      那到底是盛氏背叛了他們全族,還是他們本來就是同一族?</p>
  
      盛氏君燁捋著,有些頭暈起來。</p>
  
      靠著墻壁的身子,也跟著歪歪扭扭。</p>
  
      秦深深見盛氏君燁被自己的邏輯搞混亂的時候。</p>
  
      她稍稍低頭,下頜蹭著衣領,掀開了衣襟一角。</p>
  
      她一邊用余光觀察盛氏君燁的舉動,一邊用牙齒,咬出一枚圓形的硬幣。</p>
  
      這看上去像是圓形的硬幣,但湊近一瞧,更像是一枚紐扣。</p>
  
      再仔細分辨,便能在那精致的紐扣上,看到繁復的花紋。</p>
  
      這花紋看上去是那么眼熟。</p>
  
      秦深深用力的咬破紐扣。</p>
  
      不等她把損壞的紐扣吐出來,盛氏君燁卻突然回頭看她。</p>
  
      她一驚,慌忙之中,把紐扣給吞了。</p>
  
      我擦!老子吞了啥!</p>
  
      mmp!這雖然是軟體的鋁合金制品,但也不是可食用的啊喂!</p>
  
      秦深深驚得瞪眼,急著把嘴里的東西給吐出來。</p>
  
      可盛氏君燁在察覺到秦深深不對勁的時候,已經狐疑的走了過來。</p>
  
      “咕咚”一聲,秦深深已經把紐扣全給吞進肚子里了。</p>
  
      此刻有句mmp,必須要講!</p>
  
      md,回去就把那群猿人給揪出來!</p>
  
      沒事弄了個什么破定位器!搞得老子給吞進肚子里!</p>
  
      秦深深狠狠的咬著牙齒,完全是一副要去搞事情的模樣。</p>
  
      “?”</p>
  
      盛氏君燁不懂,就她剛才捋思路的那瞬間,秦深深是腫么了。</p>
  
      “你搞明白了?”</p>
  
      秦深深故作鎮定的問道。</p>
  
      “什么?”</p>
  
      “盛氏到底有沒有背叛你全族啊?”</p>
  
      “……”</p>
  
      這話聽著,怎么那么諷刺。</p>
  
      盛氏君燁此刻不想跟秦深深說話。</p>
  
      秦深深感覺肚子有些不舒服,總覺得什么不應該存在的玩意兒,在肚子里搗亂。</p>
  
      她此刻更想揍那群猿人了。</p>
  
      莫名被惦記上的盛氏猿人們:……?</p>
  
      “你是不是對盛翀有什么誤解?”</p>
  
      秦深深忽然說道。</p>
  
      她此刻的神色嚴肅,完全是一副準備跟盛氏君燁正緊聊天的模樣。</p>
  
      盛氏君燁腦子里還回蕩著,盛氏到底有沒有背叛他們全族這件事。</p>
  
      她見狀,便也認真的聽了起來。</p>
  
      “據我所知,盛翀雖然在10歲的時候,就坐上了盛氏家主的位置。”</p>
  
      “但是,那時候,他還未掌權。他是近些年才開始掌權的。”</p>
  
      秦深深的語氣溫和,她慢慢的把她所知的,盛翀的事情,簡述給盛氏君燁聽。</p>
  
      盛氏君燁還真的不知道,原來盛翀是近些年才開始掌權。</p>
  
      一直以來,遠在歐洲的他們,很少跟夏國的盛氏聯系。</p>
  
      直至他們被滅族,只剩下她一人。</p>
  
      想到悲傷的地方,她微微的低了低頭。</p>
  
      她的眸色有些淡。</p>
  
      眸中的幽藍已經消失不見。</p>
  
      留下的卻像是蒙上了一層霧的灰。</p>
  
      這種灰摻雜了很多的黑點。</p>
  
      秦深深見盛氏君燁即將陷入自己的情緒之中。</p>
  
      她淡笑道。</p>
  
      “也許,其中有一些誤會?”</p>
  
      秦深深的聲音很淡。</p>
  
      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并未用多重的語氣。</p>
  
      很像是隨便說說的感覺。</p>
  
      盛氏君燁聽聞,抬起頭來。</p>
  
      “誤會?”</p>
  
      這個詞匯似乎刺激到她。</p>
  
      她眼中的瞳孔突然收縮,就像那炸了毛的兇獸。</p>
  
      她此刻張揚舞爪的,就想去攻擊秦深深。</p>
  
      秦深深見狀,習慣性的想伸出雙手,接住那雙探出爪子的手。</p>
  
      隨后才憶起,她還被捆著。</p>
  
      “我全族人……額!我的家人,被盛氏一把火全燒死在了夢里。”</p>
  
      “你現在就用‘誤會’兩個字開脫!?”</p>
  
      盛氏君燁霍然湊近。</p>
  
      她舉著手中那把刀。</p>
  
      刀刃鋒利。</p>
  
      在接近秦深深的瞬間,居然帶起微風來。</p>
  
      那風鋒利得,刮擦了她一層肌膚。</p>
  
      她疼得嘶啞咧嘴,嘴里忍不住發出“嘶嘶”聲。</p>
  
      那刀在她的面頰處停下。</p>
  
      與她面頰的地方,僅僅差了1cm的距離。</p>
  
      這還是秦深深躲得快,沒被砍到。</p>
  
      “老子的臉!”</p>
  
      秦深深低呼道。</p>
  
      她的語氣也不是很認真,卻有些玩笑的意味。</p>
  
      秦深深的聲音,讓有些失控的盛氏君燁回神。</p>
  
      “真可惜!”</p>
  
      盛氏君燁嘴里說著惋惜的話,但眼神之中卻有些不自在。</p>
  
      也許是最近與秦深深接觸得多了,也知道眼前這個少年,雖然邪肆,但是個好人。</p>
  
      “沒事啦。到時候盛翀問起來,就說我掏馬蜂窩的時候,被馬蜂追著跑。”</p>
  
      “跑著跑著,摔倒在地,然后刮到的就行了。”</p>
  
      “……”</p>
  
      盛氏君燁聽著,額上滑下三根黑線來。</p>
  
      需要編這么長的理由嗎?</p>
  
      就在盛氏君燁發出這個疑惑的許久之后,她終于明白為什么秦深深要編這么長的理由了。</p>
  
      盛翀的思維是,我可以揍秦深深,其他人卻是一根汗毛都不能傷她的。</p>
  
      傷到秦深深的后果便是,生不如死……</p>
  
      當場,盛氏君燁非常慶幸盛翀在問及秦深深面頰上的擦傷時,雖沒有信了她的鬼話,卻也沒有深究。</p>
  
      只是那死亡視線,讓她終身難忘。</p>
  
      此刻,盛氏君燁無語的看著眼前笑得一臉沒心沒肺的秦深深。</p>
  
      “我幫你捋一捋邏輯吧。”</p>
  
      “你說全族,夏國的盛氏也屬于你們一族。你們祖上是屬于同一支。”</p>
  
      “所以,是不存在盛氏背叛你們全族這個說法。”</p>
  
      “再則,問題便歸咎到了盛翀的身上。”</p>
  
      “我剛才也說過,盛翀是最近才開始掌權的。”</p>
  
      “所以,盛翀也沒有背叛你們。”</p>
  
      “至于你們一家,被燒死在睡夢之中。這個事情,需要去……emmmmm……研究研究。”</p>
  
      秦深深原本想說去“查一查”,轉念一想,這不是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攬么。</p>
  
      于是,她馬上轉了話鋒。</p>
  
      盛氏君燁聽聞,久久沒有言語。</p>
  
      她在判斷秦深深話的真實性。</p>
  
      通過最近他們的頻繁接觸,盛氏君燁基本可以確定,秦深深并沒有說話。</p>
  
      她的腦子里已經有一個答案。</p>
  
      如果盛氏沒有背叛他們,而盛翀也沒有背叛他們。</p>
  
      那么背叛他們的,便很有可能是當初代盛翀管理盛氏的人。</p>
  
      這人是誰?</p>
  
      想到這里,她臉上不禁露出一絲戾氣。</p>
  
      “你在想,是當初那個代管盛氏的人做的?”</p>
  
      秦深深一語道破。</p>
  
      “嗯。”</p>
  
      盛氏君燁心中已經信了秦深深的話,便也沒有再表現出攻擊性。</p>
  
      她淡聲應道。</p>
  
      “唔,有這個可能性。回頭問問……emmm……吧唧!”</p>
  
      “吧唧?”</p>
  
      盛氏君燁扭頭看向秦深深。</p>
  
      怎么說著話就“吧唧”了?</p>
  
      “吧唧”是什么意思?</p>
  
      秦深深扭頭,假裝剛才那些話不是她說的。</p>
  
      秦深深此刻嘴里,不知道“吧唧”“吧唧”的咀嚼了些什么。</p>
  
      盛氏君燁奇怪,她剛才忙著憤怒和攻擊秦深深,根本沒有給她投喂。</p>
  
      她現在嘴里“吧唧”的是什么?</p>
  
      秦深深嘴里咀嚼的,是剛才吞下去的鋁合金。</p>
  
      她嘔了半天,才從肚子里給嘔到嘴里。</p>
  
      此刻嘴里,彌漫著一股迷之氣味。</p>
  
      秦深深剛才打住話尾,是意識到她無意中又把事情往她身上攬了。</p>
  
      這會兒正假裝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沒說。</p>
  
      盛氏君燁的視線,越發狐疑,不知秦深深現在是幾個意思。</p>
  
      兩人的沉默,被破門聲給打斷了。</p>
  
      秦深深一聽,眼神瞬間一亮。</p>
  
      她以為盛翀找到她了。</p>
  
      結果,卻見一群綁匪,肩上扛著一個巨型大炮筒,浩浩蕩蕩的走了進來。</p>
  
      “……”</p>
  
      這是準備要滅口的吧!</p>
  
      絕壁是要滅她口的吧!</p>
  
      秦深深驚悚得朝著后方挪去。</p>
  
      盛氏君燁似乎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陣勢,她有些拿不定對方的意思。</p>
  
      盛氏君燁主動迎了上去。</p>
  
      她與對方,嘰里咕嚕的溝通之后,突然同情的看向秦深深。</p>
  
      擦!幾個意思?</p>
  
      收回你那同情的目光!</p>
  
      盛氏君燁看了秦深深一眼之后,便又跟那群綁匪溝通起來。</p>
  
      溝通似乎不順利,綁匪用力的推開了盛氏君燁。</p>
  
      由于對方太過用力,居然把高挑的盛氏君燁給推倒在地。盛寵情深:男神讓我撩撩!</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盛寵情深:男神讓我撩撩!》,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