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武氏春秋錄 > 第七十九章 識辨跪謀席間斗智 技高一籌舍外比武_武氏春秋錄_天天中文網

第七十九章 識辨跪謀席間斗智 技高一籌舍外比武_武氏春秋錄_天天中文網


  “哈哈哈!……”
  此時,卻聽到坐在朱提侯右手邊的譙不畏頓是莫名的仰天大笑了三聲,只見他又起了身,朝著武維義走了過去:
  “所謂來而無往非禮也!你方才這平白無故的朝著本公子刺了一劍……本公子可以不與你計較!但是,你方才既是試了本公子膽氣,那本公子如今便也要試試你的本事!……依本公子之見……不如,你我便就在此處比試一場!若是你勝了,本公子便是無有二話!但倘若是比不贏我……那便讓本公子刺你額頭一劍,便算兩不相欠!……如何?!”
  席間眾人一聽他如此說,便都知道這譙不畏是要仗著自己的本事挾私報復,倘若武維義真的比輸了,只怕到時候便是要性命不保!杜宇和墨翟一聽,卻是發了慌。只聽杜宇立即便向朱提侯請道:
  “叔舅,是宇兒管教不嚴,驚擾了令公子……此皆宇兒之過,宇兒在此給叔舅陪不是了......”
  “義父大人!一人做事,何該由此人擔當!……即是此人刺了孩兒一劍,卻如何能讓公主戴罪?!孩兒懇請父準允,準我二人于此處比試。倘若就此作罷,豈不是欺我朱提無人?!”
  朱提侯聽罷,卻也一時拿不定了主意,又是頗有些為難的朝著杜宇看去。杜宇見狀正當又要開口求情,卻是被武維義給搶先回道:
  “好!就隨譙公子之意!......武某愿意奉陪!”
  “好!痛快!就憑此言......來!不畏愿敬你一杯!......請了!”
  一聽這武維義答得如此爽利,這譙無畏便是只覺得自己已是勝券在握了一般。其實,這譙無畏的詭謀心思,又如何能騙得過武維義的眼睛。
  方才,這些昆侖奴手持干戈在席間揮舞,分明便是已起了歹意。起初,武維義還尚不能理解這朱提侯為何要來這么一出鴻門宴。
  但是,之后武維義便是注意到,與杜宇對席的譙無畏手中始終是緊緊的拽著酒樽,又見其眼神游蕩,飄忽不定。似是有些忐忑猶豫。再是瞧見這些持戈舞士的眼神卻是經常游于朱提侯和譙不畏之間,武維義這才算是明白過來,這一出鴻門宴根本就不是朱提侯的意思!恰恰相反……很有可能這朱提侯本身就成了個獵物!
  虧得武維義和墨翟當時都已是有所察覺,主動挺身向前,又對著那些宵小之輩怒目直視以示警戒。這才是給他們來了個下馬威,使得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隨后,又見那譙不畏是始終捏著酒樽不放,武維義憑著直覺便是覺得這個酒樽定然是有一番蹊蹺!
  所以,武維義才會在當時酒席之間鬧了這一出舞劍刺首的鬧劇。說到底,就是為了以此震懾住此間的“禍首”——譙不畏。
  誰知,這譙不畏雖是一計不成,卻依舊是賊心不死,眼下便是要找武維義比試劍法!說是比試,其實武維義心里明白,所謂刀劍無眼,這譙不畏不過是想將他鏟除之后再伺機而動,屆時屋內便是無有人能再阻止得了他!……
  不過武維義如今卻也是成竹在胸,只見他遵著禮數,畢恭畢敬的回敬了譙不畏一杯,又是雙手抱一拳禮與他說道:
  “刀劍無眼,此處地方未免也太過于狹小,而且朱提侯與公主皆在席間,只怕到時候會有誤傷。不如我們便去屋外比試如何?”
  那譙不畏一聽武維義如此說道,卻是不由得心中一驚。他既是要行詭秘之事,卻又如何肯隨著武維義去到屋外?只聽他是詭辯著說道:
  “呵!大可不必,本公子看此處屋內便是極好!此間院外皆是些極為名貴的樹木花草和別致家具,若是被你我二人砸壞了可是得不償失!......不過,倘若是你心生了怯意,便吃本公子一劍即可,卻又何必要在此處挑三揀四?!”
  武維義見譙不畏這番答話答得竟是如此不分輕重緩急,更是有些答非所問。卻是不由得笑了笑,其實心中一切都已明了!只見他又轉身向杜宇說道:
  “既是如此,請公主暫且與朱提侯坐于一處,否則刀劍無眼,只怕屆時會顧及不周。”
  “有理,有理,甚是有理,來,宇兒便與寡人同坐……不畏!千萬要點到為止!知道嗎?!”
  這朱提侯言語之間,竟是全然不知此間蹊蹺,卻好似還被蒙在鼓里一般。只覺得是這兩個小孩之間的打鬧玩耍,更不把這場比試當一回事!竟是依舊語重心長的與他那義子如是說道。
  杜宇聽朱提侯即是如此說,而且武郎也是這個意思。便是獨自起了身,將席位挪到了朱提侯的身邊。而武維義借機卻是給墨翟點頭示意了一番,讓他務必要保護好公主和朱提侯的周全。墨翟自是心領神會,也一同隨著杜宇,退到了他們的的身后。
  武維義見他們都已停頓妥當,便是回過頭去與譙不畏說道:
  “既如此,殿下便請出招吧!武某愿作為賠禮,先讓殿下三招!”
  武維義這一句話說得倒是頗為篤定,卻是嚇壞了堂上眾人!
  “呵呵!真是個不知死活的豎子!……也罷,既然如此,那本公子便不客氣了!……接招!”
  譙不畏說罷,便是拔出了系于腰間的佩劍來攻!武維義三招之內,果然是劍不出鞘,只顧著一邊閃躲,一邊是朝著門口退去!
  這譙不畏果然也是少智,卻是被武維義早已是摸透了心思!原來,這武維義哪是讓他三招,分明便是活脫脫的一出“退避三舍”,只是為了能夠將他誘出舍外再戰!
  (晉文公時期,晉楚交戰,晉文公退避三舍設計埋伏楚軍,致使楚軍大敗而歸)
  原本,眾人皆以為武維義會落得下風,眼瞧著武維義是一路敗退出去,杜宇和墨翟皆是不禁替他捏了一把汗。誰知待他們打至舍外,那武維義卻是突然拔劍相向,只見武維義的這套袁公劍法卻是已被他揮舞得是爐火純青!
  更兼以魚腸之鋒銳輕脫,與譙不畏一交上手,非但是完全不落于下風,而且竟是一時之間便將那譙不畏給逼得只得是步步退卻,更不必說是再要殺回舍屋之內了!
  只見這武維義雖是占盡了上風,卻也沒有急于將他一招制服,而是直直的將他給逼出了官舍!只見他們一出了官舍,路經此處的百姓便是紛紛圍了上前,前來觀此二人虎斗。
  “好!......”
  “此二人劍法竟是不分伯仲!精彩!真是精彩!”
  只聽周圍的百姓竟是無不拍手稱贊,但是他們卻又哪里知道,其實武維義早就有了另一番的計較。
  原來,武維義將那譙不畏給逼出了官舍之后,卻又是臨場變了招式,如今反而是只守不攻,算是給這譙不畏留足了顏面!所以,在一旁圍觀的百姓們這才是有了錯覺,只以為此二人劍術竟是不分伯仲之間!
  二人便是如此在官舍外一直一招一式的膠著拆解著,竟在不知不覺之中,來來回回大戰了幾百回合!
黑帽SEO